千赢娱乐

北京新能源汽車產業協會

行業新聞行業動態

我國新能源車企對變速器的研發不夠重視

2015年04月02日 17 55 43

國內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產業起步晚、發展快,相比國際同行仍有較大差距。這是近日接受記者采訪的幾位專家的共識。
 

■市場需求推動產業發展

國內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產業正在跑步前進。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交通科學與工程學院副院長徐向陽教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中國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研究剛剛起步,主要集中在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自動變速器、純電驅動汽車自動變速器兩個領域。”

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自動變速器研究有兩種模式:一種模式基于傳統自動變速器,代表企業是比亞迪、盛瑞傳動股份有限公司;另一種模式采用全新概念設計,代表企業是科力遠,其自動變速器既可以滿足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要求,又可以用于純電驅動汽車。
純電動汽車自動變速器多是兩擋自動變速器,比如,北京理工大學有2AMT,北汽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與悉尼大學合作有兩擋DCT,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有兩擋AT。比亞迪秦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自動變速器已經投放市場; 純電動汽車兩擋自動變速器處在樣機研制階段,尚未正式進入市場。

席軍強指出:“國內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發展,與國家鼓勵政策關聯度比較大。在國家補貼政策推動下,純電動汽車近幾年發展迅猛。自動變速器是業界公認的混合動力汽車核心技術。比亞迪秦6速雙離合器自動變速器是國內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的典型代表。”
湖南大學機械與運載工程學院副教授薛殿倫博士和中國汽車電子及電磁兼容標準化委員會副主任張涌博士一致認為,近兩年新能源商用車自動變速器產業出現良好發展勢頭。比如,西安雙特智能傳動有限公司、天津中德傳動有限公司、蘇州綠控傳動科技有限公司、武漢理工通宇新源動力有限公司和南京越博汽車電子有限公司新能源商用車自動變速器以AMT為主。

天津中德傳動有限公司技術總監吳東介紹道:“我們從2008年開始研究開發新能源汽車專用變速器,產品覆蓋1、2、3、4、5、6擋圓柱齒輪變速器和單級、雙級、三級行星排式變速器。當前,我們每年大約銷售5000臺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AMT本體及AMT 總成,客戶包括蘇州綠控傳動科技有限公司、南京越博汽車電子有限公司、上海海能汽車電子有限公司、天津松正汽車電子有限公司和南車時代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等企業供應配套產品。”

重慶力帆乘用車有限公司汽車研究院副院長李學龍告訴記者:“力帆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正在研制中。”

國內新能源乘用車極少采用自動變速器,原因是乘用車大扭矩使用工況少、自動變速器產業稍微落后。

薛殿倫和張涌則堅信,盛瑞、江麓容大等自動變速器企業和整車企業的自動變速器產品將很快給混合動力乘用車配套。
■產品設計開發、驗證能力薄弱

和發達國家相比,中國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研究開發及其產業化究竟有哪些差距?
徐向陽回答:“中國在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概念方案設計、軟件開發、匹配標定技術、系統集成能力、配套體系、產業化基礎和儲備等方面都落后于發達國家。”

席軍強認為:“國內很多人對自動變速器重要性的認識還不夠,導致國內對自動變速器開發投入不足。差距主要體現在集成度、產品一致性和匹配優化水平上。”縮小這些差距,需要進一步加大在這一領域的集中投入、持續培養專業人才,同時需要國家政策大力扶持。只有這樣,才能實現“彎道超車”。

國內系統工程能力薄弱,缺乏專業分工和支持,本體開發能力不足,人心浮躁。在其多方面原因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讓大量小企業生產電動汽車。這類企業對自動變速器供應商缺乏甄別能力,加之大家急于出車搶補貼,導致一些不合格供應商進入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市場。這是薛殿倫和張涌一致的看法。
■要避免一哄而上的“大躍進”

中國汽車自動變速器創新聯盟秘書長李盛其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今年‘兩會’期間,呼吁國家解禁低速電動車市場的聲音越來越高。有的地方已經嘗試自行解禁低速電動車市場。從滿足市場需求的角度來說,這是好事。但也有隱憂。最大隱憂是現有低速電動車幾乎都沒有自動變速器,一旦解禁,許多企業就會蜂擁而上,形成低速電動車大生產運動,或將導致自主品牌自動變速器再次失去寶貴的產業化機遇。”

李盛其建議:“自主品牌自動變速器企業和新能源汽車企業,特別是和一些正在量產的低速電動車企業,應當對接需求、提升水平、共贏機遇。”

徐向陽建議,國家應當予以高度重視,集中汽車行業整車企業和零部件企業優勢,舉行業之力,攻克重點難關,提高產業鏈整體研究開發和制造水平。整車企業、自動變速器企業和零部件企業應當加強合作,走國際化產、學、研、用相結合的協同創新之路。

席軍強說:“當前,無論國家,還是企業,相關工作重心基本都放在電機、電池等關鍵零部件上,自動變速器被當成附屬產品。這有礙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快速發展。經過市場反復檢驗,大家觀念有了根本轉變,才能解決這一問題。另外,大家要大力建設成熟的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關鍵零部件產業鏈。”

薛殿倫和張涌共同呼吁:有關部門要組織行業專家特別是在企業有產業背景的專家進行充分論證,提高行業認識,達成共識,明確分工,以免一擁而上。在政府、協會引導和客戶支持下,企業之間要加強橫向合作,產業鏈必須加強縱向合作,充分整合行業資源,培育一批核心零部件企業。

轉自 中國汽車報(北京)

最新新聞

行業新聞 NEWS

首頁   >  行業新聞   >  行業動態

我國新能源車企對變速器的研發不夠重視

千赢娱乐時間:2015年04月02日 17 55 43    作者:

國內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產業起步晚、發展快,相比國際同行仍有較大差距。這是近日接受記者采訪的幾位專家的共識。
 

■市場需求推動產業發展

國內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產業正在跑步前進。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交通科學與工程學院副院長徐向陽教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中國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研究剛剛起步,主要集中在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自動變速器、純電驅動汽車自動變速器兩個領域。”

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自動變速器研究有兩種模式:一種模式基于傳統自動變速器,代表企業是比亞迪、盛瑞傳動股份有限公司;另一種模式采用全新概念設計,代表企業是科力遠,其自動變速器既可以滿足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要求,又可以用于純電驅動汽車。
純電動汽車自動變速器多是兩擋自動變速器,比如,北京理工大學有2AMT,北汽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與悉尼大學合作有兩擋DCT,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有兩擋AT。比亞迪秦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自動變速器已經投放市場; 純電動汽車兩擋自動變速器處在樣機研制階段,尚未正式進入市場。

席軍強指出:“國內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發展,與國家鼓勵政策關聯度比較大。在國家補貼政策推動下,純電動汽車近幾年發展迅猛。自動變速器是業界公認的混合動力汽車核心技術。比亞迪秦6速雙離合器自動變速器是國內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的典型代表。”
湖南大學機械與運載工程學院副教授薛殿倫博士和中國汽車電子及電磁兼容標準化委員會副主任張涌博士一致認為,近兩年新能源商用車自動變速器產業出現良好發展勢頭。比如,西安雙特智能傳動有限公司、天津中德傳動有限公司、蘇州綠控傳動科技有限公司、武漢理工通宇新源動力有限公司和南京越博汽車電子有限公司新能源商用車自動變速器以AMT為主。

天津中德傳動有限公司技術總監吳東介紹道:“我們從2008年開始研究開發新能源汽車專用變速器,產品覆蓋1、2、3、4、5、6擋圓柱齒輪變速器和單級、雙級、三級行星排式變速器。當前,我們每年大約銷售5000臺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AMT本體及AMT 總成,客戶包括蘇州綠控傳動科技有限公司、南京越博汽車電子有限公司、上海海能汽車電子有限公司、天津松正汽車電子有限公司和南車時代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等企業供應配套產品。”

重慶力帆乘用車有限公司汽車研究院副院長李學龍告訴記者:“力帆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正在研制中。”

國內新能源乘用車極少采用自動變速器,原因是乘用車大扭矩使用工況少、自動變速器產業稍微落后。

薛殿倫和張涌則堅信,盛瑞、江麓容大等自動變速器企業和整車企業的自動變速器產品將很快給混合動力乘用車配套。
■產品設計開發、驗證能力薄弱

和發達國家相比,中國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研究開發及其產業化究竟有哪些差距?
徐向陽回答:“中國在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概念方案設計、軟件開發、匹配標定技術、系統集成能力、配套體系、產業化基礎和儲備等方面都落后于發達國家。”

席軍強認為:“國內很多人對自動變速器重要性的認識還不夠,導致國內對自動變速器開發投入不足。差距主要體現在集成度、產品一致性和匹配優化水平上。”縮小這些差距,需要進一步加大在這一領域的集中投入、持續培養專業人才,同時需要國家政策大力扶持。只有這樣,才能實現“彎道超車”。

國內系統工程能力薄弱,缺乏專業分工和支持,本體開發能力不足,人心浮躁。在其多方面原因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讓大量小企業生產電動汽車。這類企業對自動變速器供應商缺乏甄別能力,加之大家急于出車搶補貼,導致一些不合格供應商進入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市場。這是薛殿倫和張涌一致的看法。
■要避免一哄而上的“大躍進”

中國汽車自動變速器創新聯盟秘書長李盛其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今年‘兩會’期間,呼吁國家解禁低速電動車市場的聲音越來越高。有的地方已經嘗試自行解禁低速電動車市場。從滿足市場需求的角度來說,這是好事。但也有隱憂。最大隱憂是現有低速電動車幾乎都沒有自動變速器,一旦解禁,許多企業就會蜂擁而上,形成低速電動車大生產運動,或將導致自主品牌自動變速器再次失去寶貴的產業化機遇。”

李盛其建議:“自主品牌自動變速器企業和新能源汽車企業,特別是和一些正在量產的低速電動車企業,應當對接需求、提升水平、共贏機遇。”

徐向陽建議,國家應當予以高度重視,集中汽車行業整車企業和零部件企業優勢,舉行業之力,攻克重點難關,提高產業鏈整體研究開發和制造水平。整車企業、自動變速器企業和零部件企業應當加強合作,走國際化產、學、研、用相結合的協同創新之路。

席軍強說:“當前,無論國家,還是企業,相關工作重心基本都放在電機、電池等關鍵零部件上,自動變速器被當成附屬產品。這有礙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快速發展。經過市場反復檢驗,大家觀念有了根本轉變,才能解決這一問題。另外,大家要大力建設成熟的新能源汽車自動變速器關鍵零部件產業鏈。”

薛殿倫和張涌共同呼吁:有關部門要組織行業專家特別是在企業有產業背景的專家進行充分論證,提高行業認識,達成共識,明確分工,以免一擁而上。在政府、協會引導和客戶支持下,企業之間要加強橫向合作,產業鏈必須加強縱向合作,充分整合行業資源,培育一批核心零部件企業。

轉自 中國汽車報(北京)

  • 上一篇:  沒有啦
  • 下一篇:  沒有啦

行業動態

推薦閱讀

北京新能源汽車產業協會

全民彩票_官网首页 全民彩票_官网首页 沙龙国际-沙龙国际官网 天美娱乐官网-正规网址-天美娱乐官网-正规网址 天天棋牌-天天棋牌游戏-天天棋牌网站 天天棋牌-天天棋牌游戏-天天棋牌网站